菜单导航

继李佳琦之后,我迷上了服装批发市场的直播

作者: 采集侠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5日 01:28:23

继李佳琦之后,我迷上了服装批发市场的直播

 

  2020年1月,广州,LUCKYYY签约主播将手机对准主播“大眼妹”。作为万佳服装批发市场的头部网红,大眼妹曾在一场直播中卖掉2000余件新版服装。摄影/禤灿雄

  服装批发市场已经是超越时间与空间区隔运转的资源集散中心,一头连着工厂和老板们之间十几年的交情,另一头连着手机屏幕背后全国各地的消费者。网红主播则是那个展示商铺综合实力的窗口。

“宝宝们知道我们家档口管理费每个月加起来多少吗?20个W(万)!这个价格真是捡到宝了!所以还等什么呢?留着过年下单吗?!”

 
  “宝宝们知道我们家档口管理费每个月加起来多少吗?20个W(万)!这个价格真是捡到宝了!所以还等什么呢?留着过年下单吗?!”

  伴随着助理逐渐上升的音量,一个刚换上驼色高领毛衣的纤瘦女孩抬起手臂,向架在自己面前的数十台手机展示袖口的粗针麻花细节。

  台下围满了为直播间粉丝报价、答疑的主播,有路人认出女孩颇具辨识度的鹿眼和空气刘海,试图往里挤:“大眼妹欸,真人比快手上漂亮。”

  广州万佳服装批发市场三楼,原创女装中心LUCKYYY档口外,一块标着“招募时尚主播”的广告牌以最简单直白的方式介绍这个名为“大眼妹”的女孩——“平台粉丝500万+”。

  有媒体报道称,“大眼妹”曾在一场持续几个小时的直播中卖空档口内2000余件新版服装,有主播仅通过上传主角为她的视频,就获得了300多万的点击量。

  2018年,“直播带货”浪潮开始冲击拥有4000多个档口、每年接纳上百万人次采购商的广州万佳服装批发市场:

  镜头和秀场般炫目的灯光随处可见;

  撕扯透明胶带打包的“吱啦”声与“宝宝们!最后20件!”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每天下午三四点时分登录快手,几个“万佳大网红”的直播窗口并置出现,会让人产生自己调取了大楼监控的错觉;

  三楼扶手电梯处最显眼的位置被万佳直播中心的大幅广告占据,中国特色鲜明的推介文案“Net Red Cradle”(网红摇篮)与直播中心前台墙面上的一句logo形成对照——“加油,直到你的账户余额看起来像个电话号码。”

  “做服装很少能见到直播这样爆发力巨大的机遇,一个人,一台手机,就能从几十万、上百万的流量中迅速赢利。”LUCKYYY档口老板钟彬说,“但如果认为只要主播颜值能打,就能产生网红效应、创造百万流量,或者把实现高收益的希望寄托在网红主播上,就跑偏了。”

2020年1月,广东省广州市,服装品牌“LUCKYYY”旗下主播在公司总部直播。摄影/禤灿雄

 
  2020年1月,广东省广州市,服装品牌“LUCKYYY”旗下主播在公司总部直播。摄影/禤灿雄

惊艳激发的购物冲动消解之后

 

惊艳激发的购物冲动消解之后

最终被记住的女孩往往胜在话术

  2013年,钟彬第一次见到潮汕女孩大眼妹。她那年刚从学校毕业,去钟彬位于南城服装批发市场的档口面试。穿上一款热卖的白色蕾丝裙后,她被钟彬评价为“穿什么效果都不错”,于是被留下当了店长。

  2019年,钟彬开始在万佳试水档口直播,他请了快手粉丝数量达到千万级别的“流量咖”站台,并签了两个女模特。

  开幕仪式那天,人头攒动,当天的视频在微信朋友圈、抖音同时引发热议,而从一众“网红脸”中脱颖而出并获得最多询问的,是前去现场帮忙的大眼妹。

  仅一周时间,那些以出厂价在LUCKYYY拿货,然后在自己的直播间里加价出售的主播们就达成了一个共识——标明“大眼妹同款”的衣服最好卖。

  按照规定,他们必须向LUCKYYY交1万元保证金才能取得拍摄大眼妹的权利,以防止有人低价买版后进行复制。

  虽然这个措施并不奏效,但在仿版及其衍生产品疯狂流传的情况下,大眼妹本人仍能保证每月5万至10万元的收入。

  如出一辙的境遇也出现在2018年走红的“万佳大网红”卡卡身上。

  根据万佳直播中心负责人徐喏的描述,这个长相酷似柳岩的福建女孩很早便显出与众不同之处——当散客在其他商铺遭遇漠视、拒绝乃至大声呵斥时,她更愿意显示出热情和微笑,并且不拒绝拍照和询问。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