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菜单导航

《侏罗纪世界》:致敬压倒创新

作者: 采集侠 发布时间: 2022年06月22日 01:31:20

在2001年上映的《侏罗纪公园3》遭遇评论滑铁卢后,系列第四作足足花了14年时间才回到观众面前。但是如同《侏罗纪世界》的世界观设定,现实世界的观众们也不再会被霸王龙的血盆大口震撼到了。在恐龙们暂别大银幕的这些年,我们已经被《环太平洋》里动辄身高百米,能放电、喷酸水还会飞的怪兽惯坏了。留给导演科林·特莱沃若的发挥空间,似乎只剩下致敬。

《侏罗纪世界》对《侏罗纪公园》的致敬之多,足见特莱沃若对原作的熟悉。曾在第一部中出现过的编号029吉普牧马人,成为了两个小孩子逃命的交通工具;主演过《梅林传奇》的冰山美人凯蒂·麦克格拉斯手上拿的书,是杰夫·高布伦扮演的数学家马尔科姆博士的自传;片尾霸王龙的怒吼,瞬间将影迷的记忆拉回1997年曼哈顿的天际线,那也是侏罗纪系列第一次登陆中国银幕;吸引霸王龙的红色信号棒;InGen公司和黄荣亮饰演的科学家,在这一部中继续制造灾难。这些或明显或隐晦的彩蛋,如同漫威的电影,为系列死忠带来了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恰恰又是这些无处不在的致敬前作之举,让《侏罗纪世界》丧失了故事的新意。肩负着系列重启和传承任务的本作,没能为侏罗纪系列注入新的活力,对前作的继承也只是徒有其表。在《侏罗纪世界》中,我们又一次看到俩熊孩子被恐龙追着跑,而且他们又是公园高层的亲戚;迅猛龙和霸王龙的决斗,也再一次成为影片的高潮;InGen依然孜孜不倦地制造恐龙,却还是扭扭捏捏无法走上前台。在这些似曾相识的设定下,斯皮尔伯格为前作营造的前后一致的紧张氛围在本作中却荡然无存。在危机已经出现后,两个熊孩子还在欢快激昂的音乐下愉快的玩耍着,尽管一分钟前哥儿俩刚被父母将要离婚的事情搞得十分沮丧。

不可否认,《侏罗纪公园》在电影特效史上的地位无可撼动。但是为了保证影片的PG13评级,这个系列的故事一直有着简单到乏味的缺陷。比如本该十分重要,却一直被埋没的InGen公司。

InGen在侏罗纪系列世界观中孱弱的存在感,是这个系列如今进退两难的焦点。仔细想想,侏罗纪系列的人类阵营中,足够分量的反派始终缺席。你当然可以把肉食恐龙归入反派行列,但那些遵循天性的动物,称它们为邪恶略显牵强。反派缺席,直接削弱了主角的存在感,无论是前三部的山姆·尼尔、杰夫·高布伦、劳拉·邓恩,还是如今的克里斯·帕拉特,都缺少了作为主角应有的不可替代性,这也解释了山姆·尼尔在谈到自己回归《侏罗纪世界》的可能性时做出的回应:“我无法想象自己的角色如何才能再回到侏罗纪系列中”。尽管身兼导演和编剧的特莱沃若在剧本中埋下了伏笔,InGen这个有潜力和《生化危机》保护伞公司相提并论的生化行业最臭名昭著企业,在保持儿童向且缺乏跨平台衍生作品展开的侏罗纪系列中,暂时仍是个由糊涂科学家和一切向钱看的倒霉短命鬼拼凑起来的草台班子。

故事单调,影片的角色也少了些出彩之处。克里斯·帕拉特比《银河护卫队》表现得要严肃,偶尔三俗一下,倒是仍然能看出星爵的影子。真希望他能到《夺宝奇兵》新作中尽情发挥自己的搞笑才华。比较遗憾的是,他和女主角布莱斯·达拉斯·霍华德怎么看都不太来电,后者在影片前半段一直是2016款奔驰GLE AMG的陪衬。待到高潮段落发挥重要作用的时候,还被导演的恶趣味整蛊了一把——特莱沃若给了她脚下那双奔跑的高跟鞋一个大特写。

虽然没能贡献更多,特莱沃若拍喜剧的经验倒真是让观影过程多了一些笑声。借由自己的爱将杰克·约翰逊(公园总控室里那位板擦胡)之口,他对广告冠名和植入现象做了一番嘲讽——虽然这部电影里到处都是某知名手机品牌和汽车品牌。对人类和迅猛龙之间微妙关系的处理,也算比较克制,除了迅猛龙的最后一幕容易让人误会理查德·帕克跟着伊尔凡·可汗一起从《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穿越过来了。(文/范铮)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